•    

    至2009年10月19日止,《Schlaf》正式完售!

    谢谢姑娘们的支持和鼓励!谢谢!(90度鞠躬)

           

    Schlaf完售贺图    

    [详情藏内]

  •         

    刊名Schlaf

    性质小说插图本

    CP  独普

    年限15R

    主催&执笔沫沫糕

    封面asasash

    插图monkeyone

    Guest修罗月 迦夜

    Guest八口的水母 Muhyou lwdcrz

    字数56000

    页数122P

    赠品独普书签+照片

    价格28RMB

    预定时间2009年62721:002009年81622:00

    特典/数量独普不干贴/预定前20

    发售方式】北京M.Y.COMIC游园会场贩(摊位号A17A)/大陆淘宝通贩/大陆银行汇款通贩

    注意:极血腥战争场面描写有,请慎购买。

       

  • 2009-08-16

    问题反馈处 - [公事]

    如果您在拍TB、汇款、更改场取会场和接收快递时有任何问题,请于此处留言咨询。

    也可致信主催邮箱momogao404@sina.comgaomomo404@yahoo.com.cn

    我们将尽量以最快的速度答复同学们,谢谢!

  • 自824开始,为采用淘宝和银行汇款这两种方式预定过本子但未出现购本的同学们提供两个星期的等待时间。

    在此期间,用淘宝方式预定过本子的同学只要拍下Schlaf的淘宝预定专拍页面并付款即可,采用银行汇款购买方式的姑娘们在汇款完毕后将交易号和收货地址发至主催邮箱momogao404@sina.comgaomomo404@yahoo.com.cn即可。制作组将在确认之后尽快为同学们发本的。

    如果97之前,预定过本子但仍未有任何动作的话(场取除外)即视为自动弃本,制作组将不再为您保留取本的权利(即使是特典本也一样不保留取本权利,请谅解)。

    如在9月7日之后已预定过的同学仍想购本,购本程序将与非预定自由通贩的同学们一致,请谅解!

    被弃的本子将用于自由通贩和场贩。

    如果对此有任何疑问或要咨询的事项,请留言或致信主催邮箱,谢谢!

  • 来自STAFF之一的asasash的应援图:

    (内藏)

        

  • 2009-07-30

    凝血[試閲] - [试阅]

          凝 血

     

     

    您得跟您兄弟说说,屋里连个立脚的地儿都没有,简直进不去人,墙纸也都要被熏黄啦,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不好。年迈的房东太太把着破旧掉漆的木质扶手一步一顿往上挪着,路德维希觉得空气不是从鼻腔,而是从背部进入她佝偻的身体的,再从口腔呼哧呼哧的漏出来。好的,我会跟他说的,请您放心。路德维希将厚厚的棕色皮质文件包紧紧夹在腋下,尽量不使自己整齐的西服碰到掉粉的墙壁。略微发黑的墙面上有一团绒绒的青白色,是霉菌吧,柏林的初秋总是潮湿。

        

    他推开仍装着铜锁的深绿色木门,略微歪斜的木门长年累月将地面划出一段弧形的印记。屋里一片昏暗,只有电脑屏幕的光闪动着,基尔伯特的银发被那光线映得更显苍白。他看见一个窗口被很快的关闭了,然后基尔伯特拉掉头上的耳机转过身来。West,你进来之前应该先敲门。他想看基尔伯特的眼神,而对方却忙于在一堆废纸中翻捡着。基尔伯特从被压扁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熟练的点燃。我敲了,你没反应。他在基尔伯特的干咳声中走进厨房倒了一杯白水,基尔伯特接过去急急的喝下。他看见基尔伯特大口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和握紧玻璃杯子的纤细苍白的手指。你的眼睛肿了,昨晚没睡好?他蹲下身整理满地的纸片和垃圾,露出来的地板散发出微酸的霉味。恩。基尔伯特含糊的应着,将香烟重新举到唇边。他看出基尔伯特瘦了,瘦得厉害。我们出去吃饭吧。他把垃圾袋的口扎好,推到门边。我不想吃,喝点儿啤酒就好。基尔伯特从墙上摘下已经皱巴巴的外套穿上,点燃了第二根烟。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夹着公文包坐在酒吧椅上的姿势很别扭,而基尔伯特则盯着自己杯中黑啤酒的泡沫发呆,浅棕色的细小泡沫破裂开来,散出清苦的气息。路德维希忆起孩童时基尔伯特带自己去湖边钓鱼的时候也是这样盯着湖面发呆,留他一个静静的举着鱼竿坐在一边,他们从下午坐到夜晚,坐到墨蓝的天色侵蚀了惨淡的夕阳。成群的水鸟落在湖面上,荡起圈圈涟漪,印在基尔伯特紫红色的眸子里。聚集在岸边的芦苇尖梢上挑着夕阳的金黄,在略带湖藻腥味的晚风中微颤的基尔伯特的发丝总让他产生想要触碰的愿望。      

  • 来自cross·煌夜姑娘的应援文:

       

    Seirios

    BGM/Rurutia《Seirios》(親父普表現含有?)(繁體注意我懶得調語言系統了。囧)   
      
      
    (一)   
      
    路德維希記得。很久以前——   
      
    他的哥哥牽著還年幼的他,到了城堡中的高塔上。他的哥哥指著繁星佈滿的夜空,教他如何辨識星空。   
      
    蒼白又修長的手指在夜空的陪襯下似乎不比那星空來的遜色。雖然記憶中的哥哥很少有這樣溫柔的一面——記憶中他的哥哥留給他最多的,是征戰時離去的背影,和負傷回來時強裝出來的笑。   
      
    這樣的哥哥——很少見。但是卻也很喜歡,不是麼。  
      
    於是路德維希也努力的一個個記住,記住從哥哥嘴中說出的,那些,一顆顆恒星的名字。   
      
    然後他的哥哥的手指指向一顆明亮的星星,一顆在這夜空中最明亮的星。   
      
    那顆恒星的光芒絢爛的奪目,似乎連太陽都會臣服於他的腳下,那樣耀眼的亮著,似乎是在——燃燒著。   
      
    他的哥哥說,那是天狼星。Serious。冬季夜空最亮的恒星。燃燒著的天狼星。   
      
    接著路德維希感到握著他的那只溫暖的手突然變冷,本來指向夜空的那隻手指也慢慢放了下來,似乎整個手臂甚至整個人都失去了力氣一般。   
      
    他問。   
      
    “這顆星星是不是很像我?”  
      
    路德維稀有些愕然,無論是對於這個問題還是對於似乎一瞬間失去了所有力氣的哥哥。   
      
    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好,卻已經下意識的說了一句“是”。   

  • 來自凱麗親的應援文:

        

    習慣

       

    路德維希下班回到家中,脫下外套,從冰箱裏拿出一只啤酒,心中暗自驚訝著他的兄長今天竟然沒有偷喝啤酒。  
    “哥哥?哥哥……?”他朝房間裏喊了幾聲,但並沒有人回答。應該是睡著了吧。他兀自想著,然後又從冰箱裏拿出土豆和香腸准備今天的晚餐。盡管那個自稱美食家的弗朗西斯曾經告訴過他很多次偏食是很不好的,他也一直都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因為他的兄長非常喜歡這兩種食物,所以路德維希幾乎每餐都會以這兩種食物作為主食。 

          
    “唔……今天做什麼菜才好呢?”路德維希看著手上的土豆喃喃自語,慢慢走進了廚房。  
      
    他熟練地切著土豆和香腸,時不時向廚房外張望一下。剩下的半瓶啤酒還放在桌子上,瓶壁上掛著密集的水珠。路德維希忽然想起以前,每年夏天他都與自己的兄長一起喝冰啤酒,在喝完兩瓶半以後吉爾伯特就會開始講述他過去的英雄事跡:西裏西亞、王位繼承戰、腓特烈親父……以及“West你知道嗎,當初本大爺撿到你的時候,你小得簡直像個豆丁!”然後他會一口氣飲下剩下的那半瓶啤酒,意味深長地盯著路德維希看,“但是現在,你已經比本大爺還要高大了,你已經……是這個國家的皇帝了。”

  • 來自小麥親的應援文,也祝東西同居本大賣!

     

    1989年的第一場雪

      

    今天是难得的假期,就连路德也忍不住想赖一下床,忽然楼下传来基尔伯特兴奋的叫声:

    “下雪了!”

    路德不太相信地起了床,拉开窗帘,随即被刺眼的白光照得睁不开眼睛,原来那是太阳反射在对面屋顶上积雪的光芒。不仅是屋顶上,整条街道都被大雪覆盖,宛如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面对着这美丽的景象,不解风情的路德心中第一个想法是:天气预报没有说今天会下雪啊。

    基尔伯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袖衫便飞奔出去,路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哥哥你穿得太少了!”

    “老子在西伯利亚都挺过来了,这点雪算得了什么!”

    基尔伯特在花园夸张地伸展手脚,然后一阵冷风吹过——

    “操!冷死了!德国的冬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啊!”

    “我就知道……”路德不慌不忙地拎起哥哥的一件大衣,一出门便瞧见后者极速向自己扑来,训练有素地钻进自己的怀里,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般嗦嗦发抖。

    “冷死了……”

    “……哥哥……我们这个样子被邻居看到不太好啊……”

  • 來自lwdcrz親的應援圖:

  • 來自天翼親的應援漫:

          

  • 來自Boo波親的應援圖:   

  • 來自kakilily親的應援圖:

  • 來自muhyou樣的美麗應援圖: